2020年04月01日
當前位置:首頁 > 中國花卉報 > 新聞 > 園林苗木 >

年輕人,靠發論文選不出好品種

2020-04-01 17:21:57|來源:花卉報|作者:馬強

摘要:現在設施完善、經費充足,科研環境也非常好,但做育種的人卻越來越少了!”前段時間,記者采訪了兩位資深花木育種人,他們不約而同發出感嘆。


  現在設施完善、經費充足,科研環境也非常好,但做育種的人卻越來越少了!”前段時間,記者采訪了兩位資深花木育種人,他們不約而同發出感嘆。
  這兩位育種人都是高校知名教授,他們經過多年的探索研究,科研成果頗豐,分別有多個植物新品種問世并得到市場應用。按說他們所取得的成績,應該影響很多年輕一代愛上樹木育種才對,然而筆者從這兩位教授口中得到的信息卻是:新一代科研人員很多不愿意從事樹木育種方面的研究,即便是做育種的也更偏向于“分子”,對于傳統而有效的育種方式———雜交選育敬而遠之。
  這是為什么?
  年輕的科研人員不愿做育種研究,很大的原因在于“不想熬”和“熬不住”。
  “板凳要坐十年冷”,說的是做學問要能耐得住寂寞。而做樹木育種,十年恐怕還不太夠,據了解,育成一個林木良種至少需要15年的時間。是啊,人生苦短,能有多少個15年呢?
  很多做育種的人熱衷于“分子育種”,他們認為,這種育種方式能“設計”出自己想要的。事實上,在樹木育種領域,目前這種想要什么就“設計”什么的想法,依然有點著急,分子育種也要建立在好的雜交組合之上。
  對于目前花木育種來說,輪回雜交還是一個非常實用的方法。輪回選擇的技術含量不高,但非常“費力氣”,工作量大,有時候辛苦幾年獲得的數據甚至不能支持發表一篇論文。
  與老一輩科研人員相比,年輕一代看似更急功近利,但記者認為,從某種程度上講,這與當前的評價體系有關。比如,碩士、博士學位的獲得要發表多少篇核心期刊論文,進入工作崗位后還有各級職稱和某某“學者”的頭銜等著去爭取……過度、過急的學術評價,不利于營造適宜的學術環境。
  近年來,我國科研論文發表數量突飛猛進。統計顯示,我國科技人員發表的期刊論文數量已經超過美國,位居世界第一。然而,另一個數字是,這些科研論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開外。可見,急急火火寫的論文普遍質量不高。
  在我國花木行業內,育種人被分為兩類,一類多為生產者,在自己的“一畝三分地”里摸爬滾打,去發現和選擇新的變異,進而培育新的品種;還有一類就是正規軍,人們把大專院校、科研機構從事育種工作的人稱為“專業的”。
  有時候,我們會聽到這樣的說法:科班的科研人員都去寫論文去了。這是一種調侃,也是一種現狀。
  中國被譽為“世界園林之母”,而當前我們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花木品種數量、質量還不能與這一名號相匹配。花木育種等科研工作需要有人做,更需要由專業的人來做。如何為科研人員“松綁”,拓寬科技成果評估的時間和空間尺度,如何對科研人員和成果進行多元評價,還需要多方思考和推動改變。
  把成果寫在大地上,這樣的花木科研或許才是專業的。

文章關鍵詞: 苗木

中國花卉報社 | 關于我們 | 法律申明 | 人員招聘 | 友情鏈接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投稿中心
Copyright (C) 2003-2017 China Flower &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備14020426號-1
版權所有:中國花卉網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